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人人AV)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12 08:12:26   浏览次数:3202

奥林匹斯山上,才智之神雅典娜的宫廷。

人人AV和酒神狄奥尼索斯总算是暂时的安全了,雅典娜吩咐了俩个神仆服饰酒神大人,自己去参见宙斯。

酒神狄奥尼索斯挑了上座坐了下来,两位神仆不敢慢待,忙端来茶水,小心服饰。

“雅典娜的宫廷倒蛮不错了。”酒神喝了一口茶,慢吞吞的冒出一句。

“酒神大人,咱们现在仍是非常危险,千万不可懈怠。”人人AV不由得提醒道。

“你说的是,小家伙,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酒神道。

“静观其变,雅典娜应该不会出卖咱们,否则就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人人AV想了想,道。

“小家伙,你说的是,雅典娜精于估计,她在奥林匹斯山这么多年,我历来没看见她吃过亏。”酒神回忆道。

“酒神大人,咱们也不能只靠雅典娜,您在神山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个心腹吗?”人人AV问道。

“心腹,让我想一想,呸,那些家伙,平时阿谀奉承,一有事,怕怕屁股走人,真可恨,待本神恢复神力,一定要抓住他们狠狠出口气。”酒神怒气冲冲的道。

“酒神大人,您难道没有一位值得信任的神祗吗?”人人AV问道。

“这个……我记得森林之神西莱娜斯,她曾教过我有关天然的一切隐秘以及酒的前史,不知道她现在肯不肯帮我。”

“森林之神西莱娜斯。”人人AV对奥林匹斯山神祗的前史有所了解,《荷马史诗》中记载狄俄尼索斯是酒神,他是宙斯和塞梅莱的儿子。当他的妈妈被宙斯的璀璨之焰烧死时,他还仅仅个孤弱的婴儿。他的父亲将他寄托在山中仙子们那里,他们精心地抚育他长大。在森林之神西莱娜斯的辅导下,他掌握了有关天然的一切隐秘以及酒的前史。他乘坐着他那辆由野兽驾驭的四轮马车处处游荡。据说他曾到过印度和埃塞俄比亚。他走到哪儿,乐声、歌声、狂饮就跟到哪儿。他的随从们,被称为酒神的信徒,也因他们的吵闹无序而出名。他们肆无忌惮地狂笑,掉以轻心地喝酒、跳舞和唱歌。随从中的妇女也因极点野蛮、满意起来有失面子而臭名昭著。当她们疯狂或是极度兴奋时,她们使用残忍的暴力。她们曾把俄尔浦斯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的手足撕裂。就连底比斯国王,仅因为在本国崇拜巴克斯(狄俄尼索斯的别名)问题上皱了皱眉头,也遭受了相同的惩罚。而带领这群疯狂的女人肆无忌惮的便是狄俄尼索斯的母亲。

但是另外还有一种说法,狄俄尼索斯是宙斯与普赛芬妮的儿子。赫拉派泰坦神将刚出生的酒神杀害并销毁尸身,却被宙斯抢救出他的心,并让他的魂灵再次投生赛米莉的体内重生。所以,关于酒神重生不死的故事遍传希腊各地,使人们崇拜不已。

狄俄尼索斯成年后天后仍不肯放过他,使他疯癫,处处漂泊。在大地上漂泊的过程中,他教会农人们酿酒,因而成为酒神,也是古希腊农人最喜欢的神明之一,每年以酒神祭祀来纪念他,并由此发展出古希腊悲剧。

但是根据现在的状况,第二种说法可靠性更大,天后赫拉的确不喜欢酒神狄奥尼索斯,人人AV不由得问道:“酒神大人,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的母亲到底是谁。”

酒神脸色剧变:“你问这个干什么。”

人人AV道:“酒神大人,恕我冒昧,但是现在咱们危在旦夕,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到时候酒神宙斯也没方法救你。”

酒神道:“我的母亲是忒拜公主塞墨勒。”

“哦,你出生的时候是不是遭到泰坦神的追杀,后来被宙斯所救。”

“什么泰坦神的追杀,我的母亲塞墨勒是忒拜公主,宙斯爱上了她,与她幽会,天后赫拉得知后非常嫉妒,变成公主的保姆,鼓动公主向宙斯提出要求,要看宙斯真身,以验证宙斯对她的爱情。宙斯拗不过公主的请求,现出原形雷神的姿态,结果塞墨勒在雷火中被烧死,赫拉想要杀我,但没有做到。”酒神道。

“那您没有被泰坦神追杀吗。”人人AV问道。

“什么泰坦神,听都没听说过。”

人人AV沉默不语,看来《荷马史诗》上记载的与狄奥尼索斯所言不同,人人AV又问道:“酒神大人,您去过东方吗,比方印度这个地方,您去过吗。”

酒神摇头。

“那么埃塞俄比亚呢。”

摇头。

唉,该死的《荷马史诗》,人人AV不由得小声咒骂道,不清楚就别乱写吗,引起后人误解,看来第二种说法对一点点,但忒拜是什么国家,塞墨勒又是谁,看来狄奥尼索斯并不是完全的神,他的一半血统是人类,怪不得他可以静下心来和我商量问题,要是雅典娜,那个从宙斯脑子里捧出来的家伙,肯定是我行我素,瞧不起人类。

狄奥尼索斯见人人AV不说话,不由得问道:“下家伙,你刚才问那个干什么。”

人人AV道:“没事了,雅典娜肯定是向宙斯说情去了,宙斯下来宠爱雅典娜和你,想来你应该没工作了,我刚才问你那么多仅仅想验证一下,宙斯会不会宽恕你。”

狄奥尼索斯松了口气,横竖没事就好。

人人AV忽然道:“别高兴的太早,宙斯不想杀你,赫拉但是欲除你而后快,现在有必要找到森林之神西莱娜斯,她应该会帮咱们。”

五位神祗踏上了寻觅咒骂的路程。

找到那个位面并不费什么力气,几位神祗下降云头,商量着怎么才能找到并封印这个咒骂。

“本皇只知道在这个位面,详细那个不知道却是不知道。”莎莉娅道。

“可以用神识去搜索。”

“不可,只能使用仙级的法术。”

“那怎么办。”

咱们讨论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好的方法。

“咱们分头去找吧。”普罗庇得斯道。

“不可,咱们人数太少,又不能使用神识,分头去找驴年马月才能找到?”月神艾伊荑娜道。

“我倒有个方法。”才智之神伊琳娜道,“咱们可以使用这个位面的人类帮咱们寻觅咒骂,我知道这片大陆的皇帝,咱们找道他,让他帮咱们的忙。”

众神眼睛一亮,这的确是一个方法,但是找人类帮忙,似乎太不合规矩了,历来只有人类请求神帮忙,哪有神找人类帮忙的道理。

魔皇莎莉娅可不在乎这个,“不便是抓几个人类吗,何必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呢?”

众神这次释然,对呀,有问题找魔皇呀,横竖她不是神殿神祗,也就不算违规了。所以咱们一致赞成,全票通过了才智之神的提案,立即决定去抓几个人类来帮忙。

但是似乎运气欠好,一路上的确有不少人,不过是死的不是活的,当下正值明末,赋税沉重,十室九空,战乱又多,路上多见白骨少见人,众神行了良久也不见一个活人。

又行了很长一段路,总算看见一座城池,伊琳娜正欲帅众神入城,龙神眼尖,“姐姐且慢,这座城池被围了。”

伊琳娜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城下刀枪林立,盔甲铿鸣,数不清的人类战士正在攻城。

莎莉娅正欲上前,忽被普罗庇得斯拦下,莎莉娅正欲发怒,却见普罗庇得斯取出天翼琴,他的琴弦变幻在空中,白色琴弦,忽的变幻成绿色琴弦,很多的蝴蝶从琴弦上纷涌而出然后好像闪电一样短促地冲向下面的人类战士。然后就看到那些战士不断被蝴蝶笼罩然后被蝴蝶穿越进身体里,最终那些蝴蝶从他们的身体中穿刺出来,赤色的身体支离破碎。整个天空上都飘荡着普罗庇得斯的乐律精魂,乃至看到苍穹上的流云飞速地变化。

攻城的战士大惊,有的大叫着朝普罗庇得斯扑去,暴乱之神手指一挥,几道如冰块般透亮的光环以明美为中心分散开来,迅速的扩展到周围近百平方米的规模,冰环所过之处,一道道坚冰犹如疯长的牵牛花般自那些战士的双脚向上延伸开来,最终将那一个个卫士裹在其中,尤如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冰雕般呆呆的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立在那儿,那姿态但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妖法呀,快跑!”不知道是哪个战士喊了一身,攻城战士再无一人敢靠近普罗庇得斯,一哄而散逃命去了。

普罗庇得斯收回天翼琴,仙级的魔法真是太弱了,杀几个人类也这么费劲,可不知守城的官兵却看得目瞪口呆,连兵器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捡起来。普罗庇得斯大喊一声:“还不开城门。”守城官兵见他击退敌军,料想不是敌人,所以巨大的城门慢慢翻开,普罗庇得斯得有入城。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